企業動態 儲存與控制 市場分析 市場分析 行業資訊

云計算下半場,洗牌不停競爭升級

從底層產品技術到平臺服務,再到面向不同行業的解決方案,巨頭之間的競爭已經全面展開。

  蘇寧、美團相繼宣布從云計算業務領域退場,雖然談不上對中國云計算市場格局帶來多大沖擊,卻再次揭示了一個事實,云計算發展到今天,洗牌的速度正在加快,小玩家或后入場者已經無力向巨頭領地發起沖擊。

  與此同時,經過十幾年發展的云計算主戰場也已發生戰略性轉移,從云基礎設施延伸到應用層,從互聯網巨頭主導的消費市場演化至企業級、政務側的爭奪。

  僅從技術的角度,已無法詮釋云計算的含義和價值。

價格戰擠壓中小廠商生存空間

  以2009年1月阿里在江蘇南京建立首個“電子商務云計算中心”為標志,我國云計算市場迅速呈現百花齊放之態,一系列云計算廠商爭先恐后涌入,也帶活了服務器、存儲、操作系統、中間件等整條信息產業鏈。

  然而如今小玩家或者新入局者想從云計算市場里分一杯羹越來越難,傳統的阿里模式已再難復制。

  據英國調研機構Canalys發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報告》,中國云計算市場規模在第四季度已達33億美元,并將持續保持高速增長;阿里以46.4%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騰訊以18%位列第二,百度超過亞馬遜云服務(AWS)位列第三。

  雖然與全球領先國家相比,我國云計算服務普及率還有提升空間,但留給中小云計算廠商的市場已迅速收窄。2014年,亞馬遜云服務在美國發起價格戰,降價自此成為公有云市場最有效的洗牌手段。中國市場的價格競爭尤為激烈,僅在2016年一年內,阿里云降價就達到了17次,一時間新入場者也爭相把低價作為最大誠意向用戶示好。直到去年,廠商們的折扣仍舊一個比一個狠,財務健康讓位市場圈地,降價也徹底將中小云計算廠商擠到了生死存亡的邊緣。

  年初,正式登陸科創板的獨立廠商Ucloud直接在招股書中表示,云計算產品降價已成為行業內常態化的趨勢,報告期內發行人主要產品的價格不斷下降,未來3年降價趨勢將繼續維持,使得發行人存在未來毛利率持續下降甚至虧損的風險。

  中粵聯合投資創始人羅浩元表示,重資產、高投入、強生態是云服務的行業壁壘,中小廠商獲得進場資格容易,想活下來除了有特定市場優勢或深耕細分市場已無他路,“從業務路徑看,美團、蘇寧等在阿里、京東之后布局云計算業務沒毛病。但是,從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中國新零售行業研究報告》看,阿里云已占中國零售行業市場一半的份額,是第二名的3倍多。如果與巨頭云服務商業模式雷同的話,生存太難”。

  Ucloud登陸創業板后,其聯合創始人兼COO華琨曾坦言,跟巨頭硬磕一定會完蛋,選擇價格有優勢的腰部客戶、爭取能發揮中立性的頭部客戶才是生存之道。

巨頭之間的競爭已經全面展開

  像Ucloud這種小而美、對特定市場深耕的中小云計算廠商實屬鳳毛麟角,更多的還是阿里云、騰訊云這樣規模龐大并且有足夠現金流支撐的巨鱷。巨頭之間的云計算市場競爭,將是一次整體能力的持續考驗,更是一場綜合實力的長期較量。

  阿里云在金融、互聯網、新零售行業穩居龍頭老大;騰訊云在旅游、民生服務、互聯網服務及工業垂直領域持續發揮連接消費者的優勢;百度智能云強大的AI能力讓它穩居國內云廠商第一陣營。

  ICT(信息與通信技術)企業憑借自身在IT

  基礎設施層面的優勢,也在逐步邁進云計算市場。3月31日,浪潮在2020財年大會宣布,浪潮云估值突破100億元,今年謀求科創板上市;同日,華為年報首提“云與計算”,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表示,華為云已進入快車道,2019年增長超過3倍。

  電信運營商實力也不容小覷。阿里云步入市場當年的11月,中國移動云計算平臺“大云”計劃已宣布啟動,如今,80座數據中心支撐起中國移動相關云業務。電信運營商財報顯示,中國電信擁有315個云資源池,在中國混合云市場位居榜首,2019年云業務收入同比增長57.9%。中國聯通2019年云計算收入同比增長147%。

  如果說2019年是國內“全面上云”的初年,那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就無異于給日漸火熱的云計算發展添了一把柴。激戰正酣的云計算市場,競爭已從云基礎設施延伸到應用層。

  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斗中,“云”端發揮了重要作用,也被業界看作是產業互聯網的大練兵。值得關注的是,浪潮等ICT企業與阿里、騰訊并肩戰斗在科技戰疫一線。早在1月21日,中國電信武漢分公司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抗擊指揮中心——武漢市衛健委官方網站遷移至中國電信天翼云,“電信級服務”始終是最好的背書。

  同時,云辦公、云教育、云醫療等云系列進行了全面普及。2月5日,釘釘榮登蘋果AppStore排行榜第一,期間釘釘連續緊急擴容2萬臺服務器。華為云WeLink、騰訊會議等均流量火爆。流量的急劇增長和未來生產生活模式可能產生的重要變化,將催化云計算行業增長再上一個臺階。而大量云辦公產品的免費開放,促進了企業用戶云辦公習慣的培養和接受度的提升。

  有業內專家表示,從底層產品技術到平臺服務,再到面向不同行業的解決方案,巨頭之間的競爭已經全面展開。

作為數字基礎設施推動各行業轉型

  3月26日,微軟買了一個在邊緣計算和4G及5G核心網領域有專長的初創公司Affirmed Networks,在業界引起不小的波瀾。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預測,2020年,50%的大型企業將把邊緣計算列入規劃,超過50%的工業物聯網分析將在邊緣進行。到2022年,50%以上的企業數據會在數據中心或云之外產生或處理。

  浪潮集團高級副總裁彭震說:“邊緣計算將云端計算、存儲能力和應用下沉到離數據源更近的地方,讓終端與服務器交互高實時性成為現實,同時大幅提升了安全可靠性,對5G網絡推動千行百業數字化轉型至關重要。”

  這很好地解釋了為什么全球領先的云服務提供商忙著和電信運營商合作部署邊緣云。

  針對這起收購,微軟Azure網絡副總裁優素福·哈利迪在博客中這樣說:借助Affirmed Networks云原生解決方案,我們將能夠為運營商量身定制創新解決方案,幫助運營商更經濟高效、更快速、更安全地部署和運營5G網絡和服務。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表示,云計算上半場即將結束,線上版的互聯網、衣食住行等消費互聯網已經發展得很成熟。云計算下半場迎來更大使命,它將作為數字基礎設施推動物理世界數字化轉型、推動傳統企業上云、各行各業轉型及產業互聯網發展。

而“新基建”不僅將對云計算產業形成更長期的拉動,AI、大數據、區塊鏈、邊緣計算等新興技術也將在云計算的支撐下打破技術邊界,合力支撐產業變革、賦能社會需求。

  如浪潮集團副總裁、浪潮云總裁王方所言:“作為‘新基建’的核心技術‘底座’,一切應用和服務都將圍繞‘云’展開。”

  “此前云計算的發展更多借助于互聯網的發展,考驗廠商對行業的認知及打造解決方案的能力。”王方說,“沒有一個廠商能夠覆蓋云服務的所有環節,企業上云是系統工程,構建良性的生態圈意義重大。”

  有專家指出,國內企業上云率低,一個重要原因是“孤島云”現象。所謂“孤島云”,是指云服務提供商之間互相隔絕,相互之間的生態無法連接。“中國云計算產業需要構建大規模多云交換平臺,具備靈活業務控制能力,支持私有云、工業云、公有云資源統一編排。”中國工程院院士劉韻潔說。

來源:新浪科技

Related posts

獅子大開口!美國機場稱未來5年需1000億美元

趙新

鹽城南洋機場再添“新天眼”

趙新

如何在危機中與員工溝通?達美這封信可以參考下

一潼

Leave a Comment

网上靠谱的赚钱方法 七星彩开奖公告 参与期货配资合法吗 湖北快3玩法技巧 甘肃快三开机时间 手机彩票计划软件 河南泳坛夺金481免费下载 一分彩直播app下载 江西时时彩五星直选 股票指数型 宁夏十一选五的基本走势图牛 排列五专家杀号两元网 优博北京快乐8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 杭州期货配资网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 扑克牌双人玩法